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香祖

第558章 西海散修的热情

香祖 不问苍生问鬼神 7829 2021-07-22 01:4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香祖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积香一零五年夏,北海西境,长海之尾,身披彩翼的闻香倒挂鸟振翅高飞。

  李柃和慕青丝并排盘坐在宽大的鸟背上,前方有脖颈处的翎羽立起,为他们挡住迎面而来的凛冽罡风,自然散发出来的豆蔻清香伴随馥郁的百花之香弥漫,那是闻香倒挂鸟平常以羽毛收敛的香韵流风。

  两人一边舒适闲谈,一边欣赏落日景色。

  但前方的夕阳下,远空澄明如洗,太阳的余晖照映在海水中,如有碎散金子洒落满地,随着波涛起伏荡漾不已。

  大海在此刻展现出了平静温和的一面,水体照映着天空的颜色,呈现出宛若宝石的蔚蓝,不时可见远方有海鸟掠过,同样在这广阔的天地之间自由翱翔。

  忽然,十余道水柱激烈上涌,昂扬长鸣中,鲸鱼成群结队上浮。

  它们如同草原上的牛群,趁着天清气朗觅食换气,享受一日之中难得的闲暇时光。

  “没有想到,这无名之地也有如此景色。”李柃兴致勃勃的观望了一阵,带着几许感慨对妻子说道。

  慕青丝道:“其实北霄岛,九畹岛一带附近景色也不错,只是我等久处其中,司空见惯。”

  李柃道:“是啊,任一海域对于凡人而言都是难得的仙山圣地,但正如人入兰芷之室,久而不闻其香,最可怕的就是这司空见惯四字,竟让我等对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举世修士,大多如此,动辄把凡庸金银视同粪土,甚至连人也归于有用无用……

  这固然是修士性命升华,超凡脱俗,但反过来,亦何尝不是把自己隔离于天地万物之外呢?”

  他想起了过往曾为凡庸之时的一些事情,进而又联想到仙凡之别,香臭之分,人之亲疏远近,爱憎无常。

  有用无用,梦幻现实……

  一时间,天地大道,万物阴阳都仿佛蕴藏在其中。

  不过这种莫名的悸动来得快去得也快,因为他很快就被拉回到了凡世一隅,重新回到这现实之中的鸟背上。

  “好像起风了?”

  四周风声收紧,闻香倒挂鸟凭着灵禽的本能感应到了一场风暴的到来,正不断往上而去,使得下方的景色渐渐被云层淹没。

  一直攀升至数千丈高,方才得见,眼前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经被漫天的阴云所笼罩。

  大量水汽凝结在其中,罡风与雷霆交混,正在上演着一场闪电风暴的鸣奏。

  此间距离此前的鲸群畅游之地已有三千余里,一路继续往西,很快来到了长海尽头,名为天之涯的所在。

  出现在李柃和慕青丝面前的,是一面高大的苍穹之壁,巨大天幕如同一堵高达万丈的墙壁,将前方的天空彻底堵了起来。

  寻常修士或许进入其中都难以察觉异样,但李柃和慕青丝都是结丹境界的修士,能够察觉到其中蕴藏的宇道虚空之力,但见虚空元气如同黑雾在其中氤氲,时空仿佛在这个个地方打结,扭曲,将原本平直通顺的前路引导向不知何处。

  这里的空间,有些像是纸上绘画,被人扭曲,搓揉,折了起来。

  画中之人是很难察觉到这一点的,或许凡人在下方海域航行,感觉到的只是进入一片风暴较为密集的险恶海域,然而结丹修士到来,立刻就能意识到,自己已经来到了世界的尽头。

  是的,没有错,世界的尽头。

  这个修仙世界主流认可的是天圆地方的世界观,四海十洲虽是一整块的所在,但却如同纸片漂浮在无垠虚空之中,本身亦是一处洞天世界。

  只是这处洞天规模远比寻常小洞天要大,因而被称作大千世界,亦或大世界,和其他小世界区别开来。

  有传言说,这是多个纪元之前,曾经被凡人称之为仙界的所在……

  具体由来,早已经无从考据,不过李柃结合故老相传的传说,还有自己所了解到的一些修仙界历史,认为极有可能是真的。

  李柃翻开一张事先准备好的海图看了看,道:“从这里往内而去,就是归墟之所在……据说可以直接跨越世界边界,进入到虚空宇宙。”

  即便天圆地方,也不是常人以为的凭证面板,而是类似球面的扭曲时空。

  归墟就是这个球面内陷的一块,可以从外表面进入到内表面。

  此次李柃也不是去往归墟,倒是没有兴趣往里面创,而是极其小心的顺着其边缘游走。

  随着闻香倒挂鸟的不断潜行,他们来到了一个如同大漩涡的所在,不断往内而去,这个漩涡的边缘周长便越短,竟至数个时辰之内,都绕过了四分之一圈。

  这实则就是前往世界边缘的好处,四海之地都跟这个归墟接壤,借由此间特殊的空间结构,直接就可以缩短九成以上航程,径直前往不同的海域!

  果然,然绕着归墟边缘飞越万余里后,李柃神识传讯,让闻香倒挂鸟往外而去,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处碧海蓝天的所在。

  慕青丝运用识地神通感应一番,欣然而笑道:“果真过来了,我们在归墟边缘飞了两万多里,但却穿越足足二十余万里!”

  李柃道:“是啊,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可还真是神奇。”

  不过和慕青丝运用元磁地力感应方位不同,李柃多出一种闻香的天赋神通,更能感受到,此方水土,空气,一切的一切,都和北海,玄洲大相径庭。

  这是天地的气息,亦是各方洲域所独有的性味。

  如今他修为境界远胜往昔,更甚通幽入微,感受到这种常人不易察觉的东西。

  这就好比……

  好比进入到了房间,其主人生活习性,日常行为不同,导致房间的氛围和气味也不尽相同。

  有人喜欢阳光,大开窗户,通风畅气。

  有人喜欢幽闭,关门掩户,不交内外。

  不过……

  西海之地,似乎与这种情况又有种不同。

  “怎的到处都有股死鱼烂虾的腐朽味,难道是腐尸劫重现了么?”

  李柃微微皱眉,他从这方天地之间感受到了某些东西腐烂的气味,和处在玄辛国时,魔道中人搞事,酿出百万杀劫相类。

  但和当时情形有所不同的是,这的确并非劫气味道,而是天地和万物本身沾染的气味。

  它的浓烈程度远远不及真正的劫数。

  因而李柃皱眉过后,立刻运用积香法域将其隔离。

  顿时间,天清气朗,不闻秽臭,不用强迫自己去忍受那些混在空气中的污浊不堪。

  “此处并非善地啊,接下来的旅程,得小心一些才行了。”

  他对慕青丝道。

  慕青丝点了点头:“嗯,此前我们就已听说,西海遭逢魔乱,又添人祸,各方修士死伤惨重之余,世家破败,宗门解散,局势早已崩坏。”

  李柃道:“若非如此,我们的香市本该尝试进入此间,打开市场的,但考虑到局势和成本的问题,还是只能暂时观望。”

  当下西海的情况,是连蠡山乐家都在尝试把部分底蕴转移到北海来,积香宗自然不会轻易冒进。

  混乱的地方,固然有着大把的机会,但一个不慎,也有可能财失人亡。

  又再过去数日,李柃和慕青丝一路往西,渐至西海东境,号称蠡山的所在。

  这里正是蠡山乐家的居所,就是之前曾经向积香宗发起照会,尝试转移部分产业与家族精英,保留财势的修仙家族。

  李柃托名积香宗供奉,要他们代为引荐,拜访此间地主。

  这倒并非去到哪里都要讲身份,摆排场,而是有人引路打探消息较为容易。

  如若不然,一个无名无分的散修之辈贸然打探上品灵材,别人就算不见财起意,也有可能生出什么别的心思,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如今的乐家一门心思移居北海,正在逐渐抛售这边的产业,对积香宗也多有仰仗,还是信得过的,再加上这般的伪装,完全足以为他们谋取必要的掩护身份。

  因此,当李柃对照海图,发现前方出现了一片长达千余里的大型岛屿,确认正是乐家所居的蠡山无疑时,施展变化之术,把自己伪装成为了一名身穿青袍的中年男子。

  慕青丝见状,掩嘴一笑,也施展变化之术,把自己伪装成为了和这中年男子极为般配的中年妇女。

  然后又从随身兜囊里面掏出一个玉瓶,撒了几滴精心提炼的人香素,气雾氤氲之间,一身钟灵毓秀都被遮掩,取而代之的,是如同那些中年修士潜力用尽的沧桑平庸。

  闻香倒挂鸟也拢翅而起,体型渐渐缩小,变成一只巴掌大小的七彩鹦鹉,落在李柃肩膀上。

  它本来就是世间珍奇,常人极其少见,虽然明眼人都能看得出这是灵禽所变化,但不知道其根脚,也不会将其与积香宗或者李柃本尊联想起来。

  慕青丝祭出剑丸,两人旋即身化流光,钻入其中,然后这枚剑丸便如同子弹劈破罡风,径直往蠡山的方向而去。

  由于此间海图是乐家嫡系所提供,李柃和慕青丝并没有花费多少功夫就找对了路径,准备进入其中。

  但就在这时,迎面却有数道光芒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拦住他们去路。

  李柃感应了一下,发现是四名筑基修士,各自气机斑杂,应该不是同宗同族,而是普通散修,于是停了下来。

  “二位道友,你们是何方神圣,为何此前没有见过?”

  拦住他们去路的修士当中,为首者是一名身穿锦袍,腰挎战刀,看起来像个凡间厮杀汉居多的中年散修。

  他带着疑惑质问李柃夫妇,丝毫也不掩饰自己的警惕。

  “什么情况?”李柃和慕青丝都有些懵然。

  但很快,李柃就微微皱眉。

  “这些人身上有很重的血腥味!”

  “你们怎么不说话,难不成,不是龙老仙介绍来的道友?”那汉子面色一沉,带着不善道,“莫非,你们是蠡山的帮手?”

  “洪道友,跟他们废什么话,抓住再问不就知道了?”那汉子旁边,一名披着大氅,满脸阴骘的尖脸男子冷笑着,突然便从袖中祭出明晃晃的飞刀,手一抖,抛射而来。

  几乎是在他动手的同时,旁边一名黑衣女子也配合默契,纵身跃上,手中两把奇门弯刀如同新月,在空中划出长长的光弧。

  李柃和慕青丝连忙避开,惊讶传音道:“这些人有病吧,上来就动手?”

  慕青丝道:“夫君,他们在防备什么人?”

  李柃道:“我闻出来了,这些人似乎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正在紧张的时刻,我们无意之中被卷入了某些纷争……”

  “那该怎么办?”慕青丝一边躲闪着对方的进攻,一边询问道。

  “左右并非善类,直接干掉就是,你不用动手,让我来。”

  说话之间,把风灵蝶往前一抛,巴掌大小的菱形光晶带着罡元凝成的翅膀扇动起来。

  霎时间,狂风呼啸,气流激涌,牵引着在场所有敌人不受控制的往前扑去。

  在所有人的震怖之中,这一高阶法宝展露出浩瀚若渊的修为法力,堪比元婴的法则牵引之间,更似有无形韵律带着天风与罡元的共鸣传递出去。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千倍大神通展露无遗,转眼功夫,眼前诸人就被一阵狂风卷起,凌乱的气流凝成刀罡,释放出了一道又一道恐怖的斩击。

  噗噗噗噗……

  当面两人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就整个被吹成肉沫,身躯大卸八块,当场暴毙。

  只有那厮杀汉和黑衣女子坚持下来。

  他们各自鼓荡气劲,以及祭出一件黑伞状的法宝,拼尽全力催运罡元,方才堪堪化解,但如此一来,也绝非完好无损,手上法宝几乎破碎殆尽,道体也受了重伤,不受控制的往下坠落而去。

  慕青丝眼疾手快,弹指之间,咚的一声,就以虚仓剑诀将黑衣女子爆了头。

  李柃无奈摇摇头,捞起厮杀汉,降了下去:“先别杀此人,问问看怎么回事。”

  西海人民未免也太热情了,上来就如此欢迎,搞得他至今都还一头雾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