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渺尽苍穹

第五十一章 威胁

渺尽苍穹 君逸情 4835 2021-03-25 14: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渺尽苍穹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嗤!

  黑衣男子倒地后,脸色煞白,一只手按住胸膛,嘴中一股甜意瞬间涌入,猛的从嘴里吐出一口污血,看其模样十分狼狈。

  黑衣男子败了,而且干净利落。

  梵天和其的战斗显然吸引了不少目光,旋即有许多的人过来凑热闹,而原本觉得一边倒的局面瞬间就反转过来,这比翻书还要快。

  霎时,众人间便爆发出阵阵哗然。

  ”这...简直一招秒啊!“

  ”这小子不会是扮猪吃老虎吧!三环大魂师在其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你没看出来吗?这少年也是三环大魂师,定是某个大家族的子弟。“

  ”呵呵,这下子,某些人的脸可被打得生痛!“

  ”......“

  或许由于不爽云青这一行人之前的高高在上、盛气凌人,众多的嘲讽与戏谑声不断的从围观人群中爆发出来,眼神中的嘲弄不言而喻。

  “混蛋,这野小子居然那么强!”云青眼眸中仿佛要喷出火焰来,脸色极其阴沉,仿若要滴出水来般,尤其是众人七嘴八舌间语言上的嘲弄让他气愤不已,就像即将迸发的火山一样。

  ”行啊!子龙,藏得真够深的。“王平走过来拍了拍梵天的肩膀,笑道。

  正所谓强者为尊,在弱肉强食的世界,谁的拳头大,谁就能得到众多人的尊敬与认可。

  在王平拍他的那一刻起,梵天就感受到了其语言中夹杂的一丝惊讶与友好,就连那如冰霜冷川,满目泛着冰冷的黑裙女子也是深深地看了一眼梵天。

  ”呵呵!“梵天淡淡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王平自然知道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隐私,便转开了话题,道:“同处三环大魂师,这黑衣男子实属与你相差较大啊!”

  “侥幸而已,如果他一开始不那么抱有轻视的心理的话,恐其不会败得那么快!”

  梵天友好的对着王平一笑,毕竟,方才王平那个动作梵天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在这种情况下,其能够不怕得罪这定有权势的云青,做好在梵天危机时候出手相助的准备。梵天对其的确挺感激的,虽说有收了他好处的缘故,但不是每个人都会言出必行的。

  王平在听到梵天这么说的时候,其眼眸中飞快的闪过一抹讶异。胜不骄,败不馁。无疑很好的形容此子,在梵天这个心高气傲、血气方刚的年龄阶段,能有如此心性无疑是很难得的。

  每个年轻气盛的少年在获得一场胜利后,在胜利的熏晕下很难保持理智,难免会傲世轻物、睥睨一切。

  而作为过来人的王平,深知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当下感叹道:“子龙兄弟的性情真是难得可贵,就冲这个,我这么着也要认你这个兄弟。”

  说实话,王平之所以会这么认为,其实这只是梵天两世为人所产生的一种较冷静的心性罢了,倘若遇到触及梵天逆鳞的事情的话,梵天真正狂藐、目空一切的性格才会如野兽般露出狰狞的獠牙。

  “有王兄这样的兄长,那是子龙修来的福分。”梵天对着王平笑道。

  “哈哈,就这么说定了!”王平爽朗笑道,那模样颇为的开心。

  说实话,梵天觉得王平这人的性格实属于那种豪爽,几乎没有任何心机的一类人,这样的人在这种佣兵组织里很难想象能够如此吃得开。

  在梵天说出此话时,刀疤男子也就是这个小狼团的团长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梵天,显然其之前那番带有一丝谦虚的话语,让人好感不少。

  不过他可是听清了梵天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即使你不大意,你也一样会败,并且速度比这个也慢不了多少。这便是其听明白梵天话语中夹杂的另一种意思,这也间接地体现了梵天的自信与骄傲。

  “有趣的小子!”刀疤男子喃喃自语。

  “不可能,你这野小子怎么会那么强,一定是你使诈,对的,就是你使诈,没想到你是如此卑鄙的一个小人。”不甘的云青猛的大喝,指着梵天吼道,这样子就如同被驯服后的鬣狗一般,嘶叫、吼着。

  “云青,输了就是输了,云丰如何输的,在场的人都是看的一清二楚,何必自欺欺人。”黑裙女子轻声叱喝道,柳月般的俏眉微微紧蹙,美丽的大眼掀起一圈圈的涟漪,似是不满,梨花般的浅涡粉嫩嫩的靥着,这一浅一动,让人深深地陶醉,这生气的样子竟也如此好看。

  “小焉,我...”云青看着黑裙女子生气的样子,欲急忙解释,便被一群戏讽、鄙视的喧闹声给打断了。

  “呵呵,今儿我倒是见识了输了就胡乱找借口的皮皮脸。”

  “看这样子,似乎还是大家族子弟,没想到丢了他们大家闺范的脸。”

  “真不害臊,输不起,我都替他脸红。”

  “我觉得他跟随我们小狼团,会给我们招黑的,更会让其他佣兵团笑掉大牙的。”

  “......”

  “你们!”云青刚想大怒,那身穿灰色袍子的老者便蹒跚上前阻止了发怒的云青,旋即淡漠的对着人群道:“此事就此作罢,如有在论者,休怪老朽翻脸。”

  说完,一股雄浑的魂力陡然迸发出,周围间的空气隐隐有了些静止的样子,威压就如同一颗巨石一般,压在众人的胸膛上。而梵天的胸口上也袭来着一股威压,而这股威压似乎带有浓厚的杀意,就如同一把幽炎死镰,让其隐隐有窒息的感觉。

  “还请云老,手下留情,都怪我管教无方。”刀疤男子见状,抱拳道。

  灰袍老者听后,眼皮淡淡抖动了一下,袖袍一挥,沉重的威压就如潮水一般散去。

  “云伯,你要替我狠狠地教训这野小子啊!”云青怨毒地看着梵天,语气中充斥着深深地恨意。

  感受到退散地威压后,梵天稍稍扭动了一下胸口,眼眸中掠过一种莫名的戾气,微微的眯着双眼,注视着灰袍老者和云青。

  如果这老不死的和这废物想要对自己出手的话,即使自己拼着重伤,也要他们脱下一层皮,自己可不是软柿子,也不是小猫小狗能够随意捏的。

  “青儿,你忘了你爹交给你的任务吗?”灰袍长老对着云青淡淡道,随后,其略棕的瞳孔带着一丝丝的寒意,冷冷的注视着梵天,道:“任务完成后,你想如何处理这种蚂蚱,即使他在蹦跶,也逃不过我的手掌心的,我会亲手抓住,让你好好把玩的。

  ”好吧!本少爷就让他多活一些时间。”云青似是不甘,恶狠狠地看着梵天道。

  “走吧!我们先去回去准备吧!”灰袍老者收回目光,背负着双手,淡漠道。

  云青不满的踢了旁边那败个梵天的黑衣男子一脚,狠狠地对着其数落一番,之后眼神中夹杂着恨意瞥了一眼梵天,然后颇为不甘的跟着灰袍老者离去,而那名黑衣男子被云青责骂后,脸庞布满着丝丝的狰狞,投射了一个怨恨无比的目光给梵天。

  对此,梵天淡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些,他见的太多了,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成功的把他扼杀于幽篮之中,在他眼里这些人就如同一个跳梁小丑般。

  黑裙女子淡淡的看了一眼梵天后,便摇曳着身姿,冷冷的离去了。

  “子龙兄,你可能要注意一下云青这人和那灰袍老东西。”王平走到梵天身边,低声道,看其这样子,似乎很是忌惮这两人。

  “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梵天有些好奇道。对于王平的戒告,梵天不置可否,或许现在已经不是注不注意的问题了。

  “呵呵,这位就是赵子龙,赵老弟吧!”刀疤男子大笑着走在梵天的面前。

  “正是在下!”梵天回报一笑。

  “不知赵老弟愿不愿意赏个薄面,和我们一起去喝个酒。”刀疤男子张着大嘴,豪迈的笑道。

  “愿意之极!”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