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渺尽苍穹

第一百二十三章 狂妄

渺尽苍穹 君逸情 4169 2021-07-20 16:4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渺尽苍穹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嘭!

  随着项庄的加入,孙长老的压力骤然减小,五指紧握,魂气萦绕,猛的一拳轰出,夹杂着的魂力一下子震开了冲上来犬傀。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孙长老震飞犬傀后,当下眉头一皱,看着不远处抱臂环胸,嘴角带着戏谑的两红袍年轻,甚感棘手。刚刚自己被邱鼠两人带来这石门口,在找寻进门钥匙时,惊扰这石门守卫,将其斩杀后,被突然现身的这两个人打了个措手不及,一下子受了伤,导致其战力折扣不少。

  得想个法子,这样下去非得被这俩龟孙耗死不可。眼前这几个犬傀,倒是不难解决,无非多费一些时间,便能解决掉,可麻烦的便是这两人在自己和项庄全心对付这几个孽畜的时候,冷不丁的被这

  俩人再度偷袭一下。再被偷袭重击,可能自己真的要交代这里了。

  想到这儿,孙长老心一狠,当下不再犹豫,怒吼道:“项庄你看着那二人,这几个畜生老夫来解决。”

  说实话,孙长老也不是很信任项庄,尤其自己还在不久前废了其一只手。保不齐玩心眼。但是在这种时候,孰轻孰重,他懂的,不然这佣兵团团长就白当了。

  果不其然,项庄听后,眼眸中略带一丝犹豫后,便点头,抽身离开战场,转头如临大敌看着那俩年轻人。

  项庄靠近了才知道,这两年轻人给到的压力,远甚那几头犬傀。方才若不是自己警觉,怕是直接被这俩人交待这里了。

  紧握着手中大刀,每一根神经都崩的极紧,没有任何一丝放松,眼前的两年轻人,单拉出来一个,他都不是对手。能做的不过是尽量拖延罢了,等着孙长老灭掉那几个孽畜,方才有胜算。

  “好像有点儿意思!”左旁的年轻人眉头一挑,带都不带看项庄紧绷的身躯,直接掠向战斗圈被几个犬傀围绕的孙长老。想来是看到其残缺的一只手后,提不起什么兴趣。

  似是查到了那年轻人的注目,孙长老眼角一狠,心道;“待解决完这几个畜生,老夫再收拾你们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即使擒拿不下来,等着我炎宗大军一到,管你们什么背景,先斩杀了再说。

  看这俩年轻人打扮,身上定有不俗的装备。想到这儿,一抹贪婪呈现。

  紧接着不再犹豫,其周身魂气缠绕,雄浑的魂气一缕缕萦绕其拳头上,竟是发出了嘶啸声,魂气隐隐间化为了炎蟒一般,带着一股腥气,直扑这几个犬傀。

  ‘大黄功法,炎蟒玄劲!'

  这一次孙长老出手,便不再掩藏,直接是最厉害的杀招,魂气如蟒,却是蕴含着炎热的高温,与人碰硬,一旦接触到,当下烤成熟肉,也不在话下。

  几头犬傀也似是看到一些不安,其爪也是不停挥舞着,停顿了一下,当即带着血口大牙,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硬碰。

  在对碰的瞬间,孙长老当下感受到一股热浪冲击而来,当下便猛地后退开来。

  呲!

  炎蟒与犬傀相碰,空气震荡,有着冲击波席卷开来。

  这冲击波极大,带来的热浪也一圈圈铺展开来,甚至影响到了躲在暗处的梵天二人。

  ”好烫,烫死小爷了!“

  被斩断一只手后,邱鼠忍着剧痛,躲在一旁后,简单包扎伤口后,便一直暗中观察,有且还暗中打量着四周,想着离开这是非之地。再好的东西也得有命来拿。他对自己的定位一直很清楚。

  可没想到自己躲那么远,依旧受到无妄之灾。热浪袭来,极高的温度一下子驱使自己从旁边的灌木丛眺了起来。相比于其他几人的淡定从容,他可做不到那么从容不迫,没办法,谁让他魂力最弱小呢。

  梵天二人躲在相对于较远处,影响倒是不大。

  项庄离的也比较近,感受到热浪袭来后,当下怒喝一声,仅存的左手猛然使力,大刀一挥,便把热浪劈成两端。

  而处在项庄后面的这神秘的两年轻人,当下只是袖子轻轻一挥,余存的热浪便消散开来。

  看到这一幕的项庄眼角处极为凝重。

  同样看到这一景象的梵天,当下眉头也是一皱,这俩人怕是不弱于这炎宗的孙长老。

  同样轻微蹙眉的云嫣,当下不知思考什么,似乎在思考着对策。眼前的这俩年轻人似乎和梵天有着极为大的矛盾,如果一旦在后期争抢武座宝藏,发生冲突,她俩的几率,赢的可能性不是很大。看来眼前就只能借助希望于孙长老几人身上。最好双方能斗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

  虽然不知道梵天和这俩人有着什么仇恨,但不管是谁的过错,她已经决定了站在他身边,不管对方有多强。

  待到热浪,硝烟散去后,场中早已没有了炎蟒霸道的身影,当然,几只犬傀也随着碰撞,消散在这云烟中。

  ”孙长老威武,不愧是炎宗数一数二的大长老!“

  看到几只犬傀的消失,邱鼠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当即一只手挥握拳头,一记马屁拍了过去。虽然不喜孙长老为人处事以及霸道的风格,但是眼前景象,孙长老的强势总归好于那俩不知来路的年轻人。

  对于自己多年摸爬滚打的经验,直觉告诉他,那俩人很危险,并不仅仅是废了自己一只手,如果有机会,对方会直接毫不犹豫的杀了自己。虽然外表温和,没有极为显著的嗜杀。但就跟藏在暗处里的毒蛇一样,只要找到机会,绝对快,准,狠,辣击杀敌人。

  和这种人合作当盟友,没有足够的实力,绝对被吃的渣都不剩。

  所以邱鼠瞬间觉得孙长老可爱不少,当下不留余力的为其呐喊助威。

  解决掉这几孽畜后,孙长老略微调整了一下,当下便脚步一跨,掠到项庄身边,看了看眼前俩人后,稍微思索后便道;”二位,虽不知你们来自何处,有什么背景,但是这里面的东西可不是你们能够全部吃的下去的。“孙长老刚刚思索了一下,觉得凭着自己俩人的实力,尤其项庄还被自己废了一只右手,战力大打折扣。他俩是完全解决不掉对面这两神秘血袍青年,倒不如再次示好,能够拖延到援兵来后,再杀掉也不迟。

  当下有了主意后便继续道;”倒不如你我几人合作如何,且这邱老鼠味觉嗅敏,能避坑不少。‘

  孙长老觉得自己刚刚露了一手后,对方会有所忌惮,当下便有所把握。

  左边青年静静听了一会儿后,对着身旁个子稍矮的青年一笑,当即漫不经心的走了出来,甚似轻蔑的看着孙长老道;“和你们几只老鼠合作,也配?能在我手底下撑过三招再说。”

  “狂妄!竖子怎敢?”

  话音才落,孙长老暴跳如雷,有多少年没有人敢和自己这么说话,今天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好声规劝,换来的是别人的不屑与嘲讽。孙长老很生气,愤怒的身体紧紧微绷。

  虽然很冒火,但是理智却告诉他不要轻举妄动。因为眼前这俊逸的血袍青年很难对付,即使自己巅峰时候,也不一定能拿下对面。

  “既然你不敢先攻,就由我来吧!”似乎看出了其的忌惮,这神秘青年轻轻一笑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