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真不是大魔王

第875章 再试探xinRemenxs.CoM

我真不是大魔王 妖夜 10131 2021-07-22 02:5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不是大魔王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南蛮山脉中的遗迹,正是这片天地奇异的表现,内蕴巨大的秘密。

  并且,极有可能和下一次天地大变相关。

  前一句话,不是李云逸说的,而是神佑大陆几乎每一个知道南蛮山脉遗迹之人的共识。

  若非神秘,这些遗迹又岂会自我生成?

  第二句话,也不是李云逸说的,最先觉察到这一点的,是南蛮巫神。

  当李云逸和花漪儿从古海遗迹里走出,被他亲眼见证花满楼接引后者离开时,他就意识到了。

  这也是他之所以答应李云逸激活九色池遗迹的原因。

  这片天地之秘,谁不想知晓?

  都想!

  是的,这才是数千年前那场人巫大战真正的起因。南蛮山脉天地蕴藏的奇异,是中神州洞天境至强者也无法抵挡的诱惑。

  同样,这也是南蛮巫神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为蔺宥护法的原因。

  遗迹开启。

  青湖震荡。

  埋藏在这片天地深处的某类力量正在复苏,他要借助蔺宥身为天灵族的天赋神通作进一步探查。

  结果。

  失败了。

  蔺宥能力有限,以他的天赋神通和武道底蕴,无法把自身和这种力量融合?

  是他太弱。

  也是这份力量复苏的不够多,散发的气息波动不够强烈。

  就在刚才,蔺宥道出自己的失败后,他一度以为这次真的要失败了。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蔺宥此时的这番话。

  “你的意思是,若是这些遗迹复苏的更加强烈,甚至全部复苏,力量波动壮大,你有把握将其掌控?”

  南蛮巫神斗篷遮面,看不清他的容貌,但蔺宥仍然能从他的这番话中感受到他的期待,哪敢质疑,道。

  “可以一试。”

  “晚辈不敢欺瞒前辈,更不敢随意许诺。但若真如李云逸所言,九色池遗迹和其他各大遗迹之间皆有关键,并且同我巫族本源之地青湖也有某种联系的话,它们复苏定然会带来新的变化,晚辈信心更足!”

  可以一试!

  那就是有希望?

  斗篷下,南蛮巫神眼底亮起,再次浮起希望之色,眉心震颤。

  还好。

  还有希望。

  起码不是完全的失败。

  至于蔺宥再次隐藏在话语之中的询问,李云逸是如何确定,南蛮山脉各大遗迹之间是存在某种关联的……

  南蛮巫神想到前几日,当他突然在九色池遗迹旁边发现李云逸的气息,后者直接向自己提出了部分计划和求助时的那些话。

  以巫族为诱,以第二血月的生性多疑为引,将血月魔教魔圣分离,李云逸只是为了逐个击破那么简单么?

  不。

  他当时就直接说出了对此地各大遗迹之间皆有关联的想法。南蛮巫神并未隐瞒,也告诉了蔺宥。

  至于李云逸是如何做到在未激活这些遗迹就能发现其中关联的,南蛮巫神虽然没有询问,但也能猜到答案。

  因果一道!

  李云逸借用因果一道甚至能模糊感应到自己此身纠缠的因果,探查出遗迹深处的关联,自然也是可以理解的。

  在这一事上,李云逸的确起到了相当重大的作用。

  只是。

  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就继续等。”

  “按照他的说法,各大遗迹现在还处于刚刚复苏的阶段,距离真正的巅峰还差的远。”

  “这些时间,你就留在青湖,细细感悟,待觉得时机成熟,立刻联系老夫。”

  南蛮巫神作出安排,一切如蔺宥的预料一样。

  果然。

  南蛮巫神不是这么容易就会放弃的。当然,他也一样。

  “是!”

  蔺宥立刻回应,只不过脸上有些失望。到最后,南蛮巫神还是没有告诉他李云逸是如何探查出这些内在联系的,显然是有意在保护李云逸的某些能力。有些失落的同时,他对李云逸这位从未谋面的洞天门徒也更多了一些好奇。

  但很快,他就压下了这份杂念。南蛮巫神不想说,他肯定不会继续追问。

  “前辈要去……”

  他从南蛮巫神的话音里听出了后者即将离开的意思,忍不住询问。这次,南蛮巫神没有隐瞒。

  “老夫就在外面,等你随时联系。”

  “此次第二血月本体降临,老夫不能作壁上观,更不能让他发现你的所为。”

  “继续感悟吧。留给你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既然决定踏上这条路,你需要进步的地方还有很多。”

  南蛮巫神语气凝重,蔺宥立刻精神一振,默默点头,走向一旁,再次坐定青湖之中,虽然身周再无漩涡蒸腾,但无形神念透出,身上神佑王铠若隐若现,已经开始动用天灵族最强天赋再次沉入感悟之中。

  南蛮巫神静悄悄战定一旁,为其护法,一切犹如刚才一样,只是又多了一些不同。

  ……

  南蛮巫神和蔺宥先行一步,已经在探查这片天地下或许隐藏的秘密了。

  而另一边。

  九色池周围,也在发生着一些变化。

  ……

  第二天清晨。

  九色池遗迹周围的气氛越发凝重,大道威压持续增加,天地之力凝实。

  被选中的巫族圣境到了,和血月魔教魔圣相隔里许,遥遥相对,时而目光碰撞,虚空中隐隐可见雷霆闪烁。

  互相敌视。

  对于巫族来说,血月魔教是绝对的入侵者。而对于血月魔教来说,巫族监管之下的各大遗迹,正是他们开启美好未来的最大垫脚石,双方从一开始,就站在了绝对的对立面上。

  再加上之前的那场让巫族损失惨重的大战,和南蛮巫神与第二血月约定的“一天之后”越来越近,双方对彼此的敌意也达到了一个极点。

  这份仇怨,无法化解,唯有用鲜血洗涤!

  同样,这一次遗迹复苏,双方必然会有生死大战,死亡相随,亦是每个人都清醒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望向对方的眼神又岂会带有善意?

  一场厮杀,在所难免!

  然而,时光荏苒,自由穿梭,可不会因为他们的彼此仇视而缓慢半分。

  终于。

  正午到了。

  正是南蛮巫神和第二血月之前“约定”的时间。

  呼。

  一片死寂之下,九色池遗迹上空虚空无声裂开,一袭白衣踏出,是第二血月于他洞天境独有的姿态出场了,面带微笑,似乎身周几乎凝固的气氛和下方巫族人群投来的仇视目光根本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轻轻启口,平静的声音响彻天地。

  “巫神兄,吉时已至,是否可以开始了?”

  时间到了!

  全场众人,无论巫族还是血月魔教,所有人眼底迸发出精芒无数,或锋锐狠辣,或怨恨澎湃,但共同点是,他们身上腾起的斗志汹涌,如滚滚狼烟直冲牛斗。

  呼!

  于鲁言的视角之下,隐隐再次看到两条不同色彩的气运之龙显化虚空,一黑一金,似乎下一刻就要碰撞在一起。

  突然。

  呼。

  虚空撕裂,南蛮巫神穿着众人熟悉的那一袭黑袍斗篷出现了。

  “可以开始。”

  南蛮巫神声音平静,似乎心里没有任何波澜,当即大手一挥,就要解开九色池遗迹上笼罩的封禁。

  果断。

  干脆。

  毫无拖泥带水。

  “好一个无敌洞天!”

  在场血月魔教众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南蛮巫神,之前只是听说,被后者此时的果断震撼。但是下一刻,他们的注意力就已经从南蛮巫神身上脱离了。

  轰!

  九色池,沸腾了!

  封禁解开,它终于再次开始了复苏进程,在所有人惊讶的注视下,九色光彩蒸腾,朝四方蔓延,大道之力如化为一片汪洋倾洒,而在其中央位置,那道若隐若现的门户在漩涡中开启,更加鲜明。

  入口!

  它就是进入九色池遗迹的入口!

  而九色池遗迹为最高的四星遗迹,其中或许蕴藏着足够让人突破洞天境的大机缘!

  一时间,薛蛮子魔星等魔君的眼神一下子炽热起来,充满激动。但很快,又被迫消退。

  因为,这一场遗迹之争,他们注定不是主角,鲁言孙鹏他们才是。

  “去吧。”

  “去寻找你们的机缘。”

  南蛮巫神平静的声音从空中降临,巫族众人立刻精神一振,当即。

  呼!

  数十身影掠出,皆是圣境二重天巅峰强者,毫无畏惧地朝九色池遗迹门户掠去,鱼贯而入。

  只有数十。

  并且皆是其中的最强者!

  至于其他人,则在南蛮巫神的这道法旨下,分为二十余支队伍,朝九色池遗迹门户相反的方向掠去,三五成群。

  他们的目的,是其他遗迹!

  这,也正是南蛮巫神之前的安排。

  “出发!”

  第二血月在旁看到这一幕,眼底精芒一闪,紧接着施发号令,背后的血月魔教众人立刻依令而行。并且和巫族一样,他们也分成了大小数十只队伍,连离开的方向都差不多。

  追踪。

  探查!

  第二血月断定,南蛮巫神对于这片天地和各大遗迹的了解肯定比他更多,在派兵遣将上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思。

  当然,这是前期。

  第二血月当然也希望麾下魔圣会一直如此,但他更清楚,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魔教难以管教,个人意志很强,一旦发现和他们自身息息相关的资源和好处,他们恐怕就会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了。

  对于第二血月来说,这自然不是一个好消息。不过,明知如此,他还是这么做了,又岂会没有一丁点安排?

  这时。

  “尔等负责在此固守,若有异常,第一时间告知于我。”

  南蛮巫神再发号令,蔺岳太圣等人纷纷拱手行礼相送。因为很明显,南蛮巫神似乎不打算在这里等待了。

  可就在这时,还不等他们把相送的话语说出,突然。

  “巫神兄何必如此着急离开?”

  “如此盛事,想必对巫神兄来说也很重要吧,难道就不好奇他们于这些遗迹中能探查出什么?”

  第二血月轻笑声传来,叫住南蛮巫神,道。

  “实不相瞒,我派出的这些人,身上皆有老夫的印记。想必,巫神兄也是这么做的吧?”

  “既然我们目的相同,而此地之秘又暂且属于我们二人,合作已生,为何不再次加深一下?”

  合作?

  加深?

  第二血月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在那些魔圣身上留下了印记,并且断定南蛮巫神也是这么做的?

  莫非,真是如此?

  蔺岳太圣等人愕然望向南蛮巫神,只见后者欲要离开的脚步微微一顿,定在原地,斗篷下,低沉声音响起。

  “加深合作?”

  “第二兄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想开诚布公不成?”

  南蛮巫神话音里隐隐有不屑和不信,而第二血月闻言却丝毫不在意的样子,眼底精芒更亮了,点头道。

  “不错,第二正是此意。”

  “为表示我血月魔教的诚意,老夫愿意先行一步,展现我魔教众人形迹,巫神兄意下如何?”

  展现魔教众人形迹?!

  第二血月竟然会突然提出这样的想法?

  他有这么直率?

  这时,似乎是在回应蔺岳太圣等人的怀疑,只见太圣竟然真的大手一挥。

  轰!

  天地之力蒸腾,魔煞澎湃,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下,一张张光幕凭空出现在九色池遗迹之上,而它们的视角,竟真的是刚才离去的那些魔圣!

  一个不少!

  此时有资格留在这里的,自然都是有身份的,至少也是圣境三重天道君魔君,对自己的记忆颇有信心,完全可以笃定此事。

  第二血月竟然真的这么做了!

  坦诚布公。

  他真的有这么“直率”?

  不!

  他这突然的提议和举动,绝对隐藏着其他更大的目的!

  蔺岳太圣皱起眉头,揣度第二血月此举的心思。然而就在这时,南蛮巫神已经清楚了。

  这是坦诚么?

  不。

  这是第二血月对自己的另外一次试探!

  并且……

  “还真被那小子言中了。”

  无人看到,就在第二血月用如此“坦诚”的举动,似乎把南蛮巫神逼到一个必须这么做的局面上时。

  斗篷下,南蛮巫神眼底深处骤然闪过一抹精芒和惊讶,他的视线虽然还落在第二血月身上,但脑子早就不是了。

  一张熟悉的脸从脑海中闪过,南蛮巫神轻轻笑了起来。

  “我这徒儿对洞悉人性……还真是一把好手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