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真不是大魔王

第876章 初遇!

我真不是大魔王 妖夜 9882 2021-07-22 02:5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不是大魔王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呼。

  当第二血月突然展现道道光幕,把所有派遣出去的魔圣形迹展现眼前,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无论是巫族蔺岳太圣等人,还是血月魔教薛蛮子魔星等人都是如此,面面相觑,眼底充满震撼和不解。

  第二血月在各位魔圣身上无声无息留下自己的印记,这很正常,根本不需要解释。

  但。

  就这样把这些摆在明面上……第二血月究竟想干什么?

  合作?

  由他说出,使得南蛮巫神脚步停下的合作,究竟是指什么?

  人人茫然,不解其中深意。

  而南蛮巫神懂,不仅是现在懂,甚至在这一幕发生之前,他就已经从李云逸那里听说过这种可能了。

  “一旦各大遗迹开启,只要师尊下令让巫族圣境分队而行,第二血月肯定也会效仿照做。因为他必然认定,师尊对这些遗迹的了解比他更多,也同样在乎这片天地的奇异缘由。”

  “甚至,他为了知道师尊所知道的,会提出共同观礼类似的事……。”

  这一切,李云逸早有预料!

  第二血月此举的真正目的,仍然是他,仍然是一次试探。

  “我该拒绝?”

  南蛮巫神还记得自己当时的反应。在他看来,按照李云逸接下来的计划,定然是需要自己出手隐瞒后者的行动的。但令他没想到的是……

  “不。”

  “师尊应该答应。”

  “因为只有这样,第二血月才会更加坚信,师尊之所以在巫族圣境身上留下印记,也是和他一样的目的。”

  “并且,这样一来,师尊必然只能待在九色池遗迹,也算是打消了他的部分忌惮。因为在第二血月的心中,此时最大的威胁不是巫族,更不是我和南楚,而是您!”

  我留下,负责让第二血月更加安心?

  南蛮巫神终于明白了李云逸话中的意思,虽然他的心中还有疑虑。

  “这样一来,你不是要注定暴露了?”

  不过这个问题南蛮巫神并没有问出来。李云逸既然这么建议了,自己照做就是了,这才是最好的帮助。

  所以。

  “你真想同老夫合作?”

  天空之上,南蛮巫神略带狐疑的声音传来,却让第二血月精神一振。

  因为,他听出了南蛮巫神话音里的犹豫。

  这说明什么?

  说明自己先前的猜测完全正确!南蛮巫神,真的同样在那些派遣而出的巫族圣境身上留下了印记!

  “当然诚心!”

  第二血月有些迫切道。

  “此间此地,只有我同巫神兄两人,这是最好的机会,为何不合作?”

  “至于以后……第二不敢保证会不会和巫神兄产生摩擦,但是现在,第二诚意已出,只等巫神兄抉择了。”

  “一加一大于二的道理,巫神兄应该明白,第二就不多说了。第二只想说,若是我们二人此次合作真能有所收获,无论是对巫神兄还是我……其中的好处究竟有多少,巫神兄应该也能判断出一二吧?”

  好处?

  对南蛮巫神第二血月这等强者也如此诱惑的好处?

  周围其他人闻言大吃一惊,尤其是薛蛮子魔星等血月魔教魔君更是如此,惊讶望向第二血月。

  这不是一场单纯的比拼和争抢!

  其中更蕴藏着第二血月的某种外人不知的目的!而这目的,第二血月隐藏的很好,他们一无所知。可现在,他说出来了!

  在众人惊讶莫名不敢做声的注视下,终于。

  “也罢。”

  “既然第二兄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老夫若再不答应,岂不是太自私了?”

  在第二血月充满期待的注视下,南蛮巫神终于从天空踱下,与此同时更是大手一挥。

  轰!

  天地之力再次蒸腾,在蔺岳太圣等人惊讶的注视下,一面面光幕出现,和第二血月勾勒的光幕一样呈现漆黑如墨的光彩,只是并没有魔煞涌动。

  一张张熟悉的脸出现眼前,全场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公示此战?

  这是他们之前万万没想到的。否则整整半个晚上,他们也完全不需要讨论该如何达成即时沟通的目的了。

  对于南蛮巫神和第二血月这举动里的目的,他们自然好奇。但是,当看着身前一道道光幕中倒影出的身影,他们的巨大部分心思,立刻被牵引到了上面。

  因为,在九色池遗迹突然复苏,第二血月降临,和南蛮巫神达成“合作”时,他们就已经清楚的知道,自家巫族和血月魔教的一场大战已经在所难免。

  现在也是一样。

  第二血月和南蛮巫神只是因为各自的目的演化这些光幕,并不意味着这场大战就可以避免了。

  恰恰相反,他们心里更紧张了。

  若是这些光幕没有被支开,那些或许爆发的大战,他们只能在结束之后才能知道结果,会因胜利而欢喜,会因战败而愤怒,但无论如何都是事后的事。

  现在。

  他们将要亲眼见证一场场生死大战的全过程!

  关乎生死,这样的见证是残酷的,无论对双方中的哪一方都是如此。并且,对巫族来说程度更深。因为,他们派遣而出的都是族群天才,有些甚至是他们的嫡系后辈!而血月魔教,对于这一点上就相对薄凉和冷酷了。

  甚至。

  不止是大战爆发之后。

  循着这些光幕上接连变换的场景,蔺岳等人已经开始在推算所有人的行进轨迹和速度了,一道道路线在脑海中变得清晰,突然,有人脸色一变,讶然望向其中两面光幕。

  “金灵族!”

  一声低吼于人群中响起,巫族众人立刻精神一振,朝那两面光幕望去。

  其中一面上展现的赫然是金灵族的队伍,他们同属一族,单独行动,由三位圣境一重天和两位圣境二重天巅峰组成。

  这样的配置和其他许多队伍相比已经算不错了,因为金灵族的任务也很重,所负责的是一方三星遗迹!

  可是,当他们的目光落定在另外一道光幕上,太圣的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

  根据光幕上显示的景色推断,和他金灵族队伍选定相同目标的血月魔教队伍……更强!

  四位圣境二重天,两位圣境一重天!

  并且,按照他们行进的速度推断路径,他们投向那三星遗迹的方向略有偏差,但殊路同归,或许会在那三星遗迹之前首次相遇。

  同样,这两只队伍也将会是此次遗迹复苏,第一次碰撞的血月魔教和巫族队伍!

  初遇?

  第一场生死战,竟会在金灵族身上上演?

  这是何等的……坏运气?!

  太圣看着这一幕,脸色几乎难看到了极致,不能再冰冷了。

  如果不是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南蛮巫神统筹大局的情况下,蔺岳不可能公报私仇,徇私枉法,他恐怕早就原地爆炸了。

  兵力……太悬殊了!

  生死战,圣境一重天根本没用,而二重天数量差距竟然是两倍……

  这还怎么打?

  根本就是一场碾压!

  因为,这是生死战,根本不可能退,也无法退缩。

  太圣毫不怀疑,若是自己强行传音,让自己的族人避战,自己会立刻遭到蔺岳的针对和罢免,根本不需要其他人相助,自己就会成为整个巫族历史上的一大污点!

  但。

  难道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族人去送死?

  是的。

  只能如此。

  哪怕这样一来,族人身死,自家巫族负责镇守的遗迹也将会发生第一次失守,这“罪责”同样巨大,会成为蔺岳针对自己的把柄。但他还要考虑避而不战会对整个巫族士气产生的影响!

  “咔嚓!”

  太圣身边的人几乎能听得到他此时咬牙切齿的声音。

  有人怜悯。

  有人冷笑。

  “没办法,运气不济啊!”

  有人是在安抚太圣,但有些则是纯粹在阴阳怪气了,引得众人纷纷怒视。

  一时间,巫族阵型气氛凝重,压抑的很。而同样注意到这一点的血月魔教众人,显然精神更加亢奋了,望向光幕的目光充满期待。

  “第一场大胜,就要来了?”

  魔修皆嗜血。

  哪怕此次他们的目标并非杀人,可是眼看一场杀戮就要爆发,每个人都不免兴奋起来,即使他们并非其中的参与者。

  但。

  无论是太圣的愤怒,还是巫族的情绪低落,亦或是血月魔教的亢奋,这些注定只是这场初遇的点缀,也不可能会对它产生任何影响。

  所以,接下来,在各种注视下。

  一片火红光彩几乎同时映射入两面光幕中。巫族众人精神一振,知道这是金灵族的武者已经到达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了。

  烈阳谷。

  烈阳遗迹!

  因为遗迹的缘故,这片山谷温度奇高,使得这里的树木也发生了变异,几乎都是通体赤红。

  安全抵达这是好事,但不好的是……

  血月魔教也到了!

  并且,就在两面光幕同时映射出赤红光彩的时候,映照血月魔教队伍的光幕中,六人几乎同时精神一振,眼眸深处杀意狂涌,脸上更露出了嗜血的狰狞。

  而另一面山谷,金灵族众人同样斗志勃发,只是在气势汹汹攀升之际,他们眼瞳蓦地一缩,脸上的震动清晰映入众人眼帘。

  发现了!

  他们发现了彼此!

  一场大战已经在所难免!

  是的。

  接下来的走向完全在众人的想象之中。

  轰!

  光幕无声,只有影像映照,并无声音传递,但通过弥漫整个山谷的天地之力光华和大道之力色彩,众人仍然可以身临其境,感受到其中的杀意肆虐和………残酷!

  砰!

  金灵族败了!

  双方的数量差距实在太大,只是一个照面,似乎就已经分出了胜负,哪怕一对一的话,巫族凭借肉身强度和天赋神通甚至能占些优势,但现在……

  金灵族两大圣境二重天高手生生砸在了山体上,而另外两个圣境跌下地面,生死不知。

  白热化!

  不。

  这场实力悬殊的战斗甚至连白热化都略过了,直接进入了决定生死的最后关头!

  “完了!”

  从金灵族唯二圣境二重天强者狂震的视野里看到气势汹汹而来的魔圣,巫族众人人人面色凝重难看。

  他们中或许有人看不惯太圣,但无论如何,这也是他巫族和血月魔教魔圣的首战。

  竟然就这么输了?

  “好!”

  “干得漂亮!”

  血月魔教那边,则是叫好声一片,激起了他们心中的亢奋。

  甚至。

  连第二血月的嘴角也忍不住轻轻扬了起来,望向南蛮巫神。

  “呵呵。”

  “早就听闻巫族战士骁勇善战,今日一见果然不俗。若是我血月魔教之人,遇此一幕,只怕早就逃了,绝对无法做到如此视死如归。”

  视死如归?

  你这是在夸赞还是嘲讽?!

  巫族众人瞬间色变,怒视而去。其中,却不包括太圣,只见他脸色难看地看着这一幕,缓缓闭上眼,似乎不忍自己的族人就这样死在自己眼前。

  可是,正当所有人情绪震荡,太圣闭眼,几乎所有人都认定,这场巫族和血月魔教之间的首战就这样落在帷幕之时,突然。

  呼!

  光幕之中,突然一道金光闪过,由血月魔教魔圣视角组成的光幕瞬间歪了,赫然是极速退避导致的。

  甚至,众人还看到了黑血飞撒的迹象。

  什么鬼?

  是金灵族不甘身陨的亡命一搏?!

  登时,众人一愣,再次望向光幕,试图寻找出那突如其来的金芒究竟来自何处。可就在这时,他们却没有看到,一旁,刚才还在阴阳怪气的第二血月眼瞳猛地一凝,就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

  “这是……”

  “龙雀?!”

  龙雀?龙雀宝刀?!

  薛蛮子魔星等对这个名字很陌生,可蔺岳太圣他们可不是,听到这个名字从第二血月的口中传出,巫族众人纷纷一愣,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

  刚才那金光确实和熊俊挥洒龙雀宝刀的形影很像,但是,他怎么可能出现在烈阳山谷,偏偏就在这个时候?

  人人惊愕,不可置信。第二血月显然也不想相信这一点,但下一刻,当他突然出手,十指翻飞,一枚手印拍在那光幕上,顿时。

  让太圣双眼立刻睁大的鲁莽声音从刚才无声的光幕里传了出来。

  “想动我金灵族兄弟?!找死!”

  霸道!

  蛮横!

  更有一股无法遮掩的……莽撞。

  真的是熊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